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線上 a,新手必看

位于花云山龙家村一座老旧阁楼里,两个男人穿着短衣胡天海地聊着天,喝着酒。

  旁边,一位二十多的少妇不时从厨房端出两盘小菜放在桌上,“当家的,你少喝一点!”这少妇就是龙家村最有名的美女,唐宛如。

  可自从嫁到王家之后,唐宛如脸上从来露出过笑容。

  “王,王哥,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林晓东坐在凳子上,嘴里的舌头打结说道:“我明天还要上课呢!”“哈哈!你小子喝,喝糊涂了吧!明天是国庆节,学校早放假了,哪里还有人啊!”听见他的话,王大龙忍不住大笑起来道。

  只见这时候的王大龙也满脸通红,看样子马上就要醉倒了。

  可实际上王大龙头脑反而是最清醒的,“你还是男人吗?不就是被人甩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大哥帮你在龙家村找一个婆娘,找,就找像你大嫂一样的。

  ”“死家伙,乱说什么啊!”一旁的唐宛如听见丈夫的醉话,俏脸顿时一绯红,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王大龙一眼,转身回内屋去了。

  “王,王哥!我苦啊!”听见王大龙的话,林晓东醉蒙蒙的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来。

  林晓东根本不是龙家村里人,大学毕业后,相爱多年的初恋却提出分手,得到这个消息林晓东犹如晴天霹雳。

  原来昔日的初恋,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某个富二代的女朋友。

  林晓东一气之下,远走他乡,来到大山深处的龙家村,做一名光荣的山村老师。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他渐渐适应这里的生活,心里也变得平静了许多。

  只是今天王大龙话让他忍不住回起往事,伤心痛哭起来。

  “那家伙不就是靠他老爸吗?要不是有他家里做靠山,他连条狗都如不。

  ”喝醉酒的林晓东情绪似乎变得很激动。

  林晓东醉倒趴在桌上喃喃自语:“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让那对奸夫淫妇好看。

  ”“林兄弟,林兄弟?”看见趴在桌子的林晓东,王大龙使劲推了推他,见他没醒,然后起身把大门关上。

  “宛如,出来吧!林兄弟喝醉了。

  ”关上大门之后,王大龙神情痛苦踌躇了半天,最后还是咬牙下定决心朝里屋喊道。

  这时候,头发湿哒哒,裹着毛巾唐宛如从里面出来。

  只见她神情犹豫望了望桌上的林晓东,“大龙,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我,我……”眼看事到临头,自己的老婆却临阵退缩,王大龙顿时慌了。

  “宛如,我们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现在退缩已经来不及,你就不怕日后村里人的闲话吗?”原来早半年之前,王大龙去医院查出来,他身体有隐疾,他这辈子都别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龙家村的村民们,对他们结婚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孩子的事情,早就议论纷纷。

  这对好面子的王大龙来说是最难受的。

  在万般无奈之下,他才萌生了找人借种的想法,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以后他王大龙不仅能让王家香火传递下去,他也能在人前抬起头做人了。

  可惜,王大龙的想法是好的,可是这人选却让他为难了。

  直到林晓东的出现让他看见了希望。

  林晓东没有不良嗜好,这种高知识分子,对王大龙来说正好是合适人选。

  最重要的是,林晓东在村里待不了几年,他就会回城里去了。

  大家这一辈子都恐怕不能再见面了,到时候别人就算怀疑什么,也没有什么证据。

  于是在他算计之下,前来支教的林晓东住进了王大龙的家,也有了今天晚上喝酒聊天的戏码。

  “你以为我愿意让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那样吗?我这是没有办法啊!”看见唐宛如一脸犹豫的模样,王大龙眼里满是痛苦蹲在地上低声痛哭起来。

  一个堂堂男子汉,能把事情做到这份上,可见他的心里有多苦啊!可王大龙也不想整日被人在背后对着他指指点点的模样,还有如果唐宛如在生不出儿子来,王家可就彻底断了香火。

  借种,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让他们夫妻两人重新找回自信的希望。

  唐宛如听见丈夫的话,脸色来回变幻,心里做着极度挣扎,道德枷锁和良心纠结在她脑子里来回较量着。

  抬起头,她看见蹲在地上的丈夫一脸痛苦模样,唐宛如知道其实自己的丈夫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而已。

  想到这里,唐宛如彻底想开了。

  罢了,不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嘛!闭着眼睛就过去了。

  “大龙,你先起来吧!我答应你。

  ”唐婉如想通之后面上叹息一声,把王大龙搀扶起来道。

  “你答应就好了。

  ”王大龙听见这话,顿时面上一阵闪过喜悦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和唐宛如一起把林晓东扶进内屋的床上。

  把林晓东放在床上之后,王大龙嘱咐自己的妻子几句,转身关上房门,把林晓东和唐宛茹留在内屋里。

  走出内屋来到堂屋之后,王大龙望着他们两人所在的房间,他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然后会凳子上,抓起桌上的半瓶白酒灌进肚子,一脸愧疚喃喃自语道:“林兄弟,是哥哥对不住你了,不过为了,为了我王家不能绝后,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了。

  ”然后灌下一大瓶白酒的王大龙终于承受不住醉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既然不能接受现实,那就只有逃避现实,让自己选择性遗忘,这或许是另一种解脱吧!房间里唐宛如望着躺在床上的林晓东,神情挣扎半天,最后还是来到床边,伸手摸着林晓东的脸庞。

  “林兄弟,姐姐,姐夫对不住你啊!”想起一会要跟躺在床上的男人翻云覆雨,唐宛如脸色忍不住有些微红起来。

  虽然她的手在发抖,可是唐宛如还是深呼一口气,用颤抖的双手去解开林晓东衬衣的纽扣。

  当她看见林晓东宽阔的胸膛,还有身上毫无一丝赘肉的身体之际,顿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他,居然还有这么强壮的身体。

  “好热啊!”感觉身上衣服被脱之后,酒醉中的林晓东忍不住说着胡话,双手想脱着裤子。

    此刻酒醉的他,只知道现在身体热的难受,好想跳入冷水中洗澡。

    其实林晓东根本不知道,最后喝的那杯酒是山里人经常用的药酒,药劲十足。

    更何况林晓东虽然交过女朋友,可是除了情侣间拉拉手之外,他们什么也没做过的,更别提男女之事了。

    所以药酒的作用让林晓东感觉浑身热得难受,恍惚间他只觉得有一双充满凉意的玉手划过,那种冰凉的感觉让林晓东顿时心神飘荡。

    这人是谁?  我不是在自己房间里,谁在帮我脱衣服呢?一想到这,林晓东顿时突然吓得连忙坐起身。

    昏暗的灯光下,只见他朝自己脱衣服的那人看去时,顿时脸色苍白,三魂不见了七魄。

    林晓东连滚带爬滚在床的一边,嘴里叫道:“唐姐姐,你,你这是干什么?”  因为唐宛如的年龄和林晓东相差不大,所以平日里林晓东都把唐宛如叫着姐姐。

    只是林晓东没想到喝酒居然会喝出祸事来,现在他和唐宛如两人衣衫不共处一个房间。

    这要是被堂屋里王大龙发现了,非得提着刀把他们两个给砍死不可,毕竟农村,这种勾搭嫂子这种事情,那可是天大丑闻啊!  “晓东,难道你就那么不喜欢姐姐吗?”看见林晓东一脸害怕的模样,唐宛如面上忍不住叹息了一下,一脸苦笑望着他道。

    “唐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现在,我们……”林晓东看见唐宛如这么说,顿时面上一激动。

    只见唐宛如那儿洁白挺润,色泽红润,特别是那上方因为唐宛如刚沐浴出来时候泛起淡淡红晕,让林晓东目不暇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要是一个男人,面对这种场面,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林晓东也没想到(两性口述小说)唐宛如已经结婚了,可她引以为傲的地方却还美如白玉,晃得人眼睛微疼。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如此紧张呢!”听见于林晓东的话,唐宛如一脸不解的望着他,然后语气平缓徐徐说道:“或许,还是你认为姐姐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自从她嫁入王家,知道王大龙不能生育之后,她的心原本已经死了。

    村里的闲言闲语她也听到过,面对这些传闻唐宛如也只能选择默默承受,不敢让别人知道内情。

    毕竟在农村,如果男人不能生育,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而且作为她的身上有着传统女人的贤良淑德,唐宛如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女人扛着,不能让自家男人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晓东,其实你知道吗?这些事都是你王大哥你手安排的,因为他这辈子已经不能生育了,可为了王家的香火着想,所以他才设下这个局,就是想让你借种。

  ”  “啊!”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林晓东顿时吓了一大跳,这些都是王大龙安排的?  不过,林晓东望着平日里王大龙做事,干农活,身体都没什么问题啊!他怎么会不有不孕症呢!  “唐姐姐,是不是弄错了,王大哥身体这么好,怎么会有这种怪病呢!”林晓东想到这里,连忙开口问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林晓东对于王大龙的尊重,就像亲大哥一般。

    只是他没有想到,平日自己敬重的王大哥,居然会安排出借种这种计划来,谁说乡里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啊! 看见林晓东不相信,唐宛如一脸苦笑摇摇头:“我们为这病偷偷去过省里的大医院检查过,医生都说治不了,就连试管婴儿也不行。

  ”  “那,那你们就想到借种?”林晓东试探问道。

    他没有想到小说中常出现的借种经历,居然会在他身上发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啊!”唐宛如无力坐在床上,林晓东没有在农村生活过,根本不知道人言可畏这四个只有多大的含义。

    有时候流言能把一个大活人活活给逼死,生活在这种情况下,名声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可是…..”林晓东口干舌燥,面上呐呐有些说不话来。

    说林晓东不心动是假的,只是这些都出现的太过突然,他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随着唐宛如抽泣时,那儿也不停起伏,林晓东忍不住耸动了一下喉结,结结巴巴道。

    “晓东,都到这份上,你说我们还能回头吗?”唐宛如低着头,脸色微红,嘴里却有些苦涩叹息道。

    虽然现在不是以前的封建社会,可是男人不能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却是最丢人的。

    再说王家现在就王大龙一根独苗,要是再没后,王家可就要断了香火。

    这也是为什么唐宛如答应丈夫借种的原因,她也不想王家到丈夫这一代就后继无人了。

    听见她的话,林晓东面上一怔,却是说不出话来。

    他现在走出去,恐怕就是有三张嘴,别人也不会相信,他和唐宛如没有关系了。

    再说眼前一个美女,把身姿展现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不动心吗?  “好吧!”  想到这,林晓东咬咬牙答应下来,反正事情都到走到这一步,就一切都不要想,好好享受再说。

    只见他说完,神情紧张走上前,抱着唐宛如,把她放在床上。

    或许是第一次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如此展露身材,唐宛如身体下意思有些抗拒,可是转念一想却是放开了,既然刚才都已经准备行动了,现在有何必扭捏呢!  想到这里,唐宛如她闭着眼睛,等着林晓东上来。

    可等半天,却根本不见见林晓东行动,睁开水灵的眼睛朝林晓东看去。

    只见这小子因为紧张,居然解不开裤子上的皮带。

    看到这里,不知何故略显紧张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你这傻弟弟,连裤子都不会脱了。

  ”她这一笑,顿时缓解房间紧张尴尬的气氛。

    林晓东脸上有些发热,不好意思道:“我,我这不是紧张吗?”  “让姐姐来帮你!”看到他如此,唐宛如起身帮忙林晓东脱掉裤子,只留下内裤。

    女人一旦想开之后,做事比男人都放得开。

    不过望着林晓东脱掉衣服之后,那坚实的肌肉,宽阔的胸膛,唐宛如心里顿时称赞不已,和林晓东相比,她老公的那身材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脱完衣物之后,两人并排躺在床上,林晓东突然问了一个让唐宛如觉得好笑的事情。

    “唐,唐姐,接下来干什么?”  噗嗤!  唐宛如原本紧张的心情,被林晓东这两次的举动和问话,彻底放轻松起来。

    她好些好笑忍不住问道:“没想到晓东你居然还是一个初哥啊!难道在大学没有教什么女朋友吗?”  对此,林晓东有些尴尬,不敢回答。

    虽然他以前有一个女朋友,可是那时候颇有生活压力,他都一门心思读书,根本没有想过其他。

    对于床上的技术,他更是一无所知。

    “让姐姐教你!”唐宛如面上嫣然一笑,抓着林晓东的手放在自己引以为傲的地方,自从第一次见面她就对林晓东产生了一种好感。

    再加上他们年纪相差也不大,两人的关系可以说十分的融洽。

    掌心传来一丝丝的暖意,再加上唐宛如脸颊淡淡的红晕,林晓东也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忍不住俯身朝唐宛如红润的脸颊亲去。

    男人在床上常常无师自通,只要你有一点点的引导,他就能找到前进的步伐。

    两人分开之后,两人眼中都散发着焦灼的火焰。

    “我要!”唐宛如口吐香气,伸手脱掉林晓东的裤带。

    那被压制的裤带被脱掉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让唐宛如忍不住有些吃惊,这家伙好大啊!  眼神迷离的她,伸出玉手在上面轻轻撩过。

    那种难言的刺激感让林晓东差点叫了出来,太舒服了。

    不过才二十五六岁的唐宛如,浑身上下充满着少妇的气息,让从来没有接触过男女之事的林晓东渴望不已。

    在加上她的男人在外面房间,那种类似偷情的刺激却是让他火气顿烧。

    “我进来了!”  “恩!”  经过一番准备之后,两人的憋着的火气终于让他们开始了进一步行动。

    随着一声轻吟,唐宛如的眉头微微一皱,让林晓东忍不住关心道:“是不是很疼?”  唐宛如嗔怪看了他一眼,用近乎吟叹的声音道:“你的东西好大!刚开始慢慢来嘛!”  “哦!”林晓东闻言,身体起伏力度缓而慢,这样做起来的时候才能更加顺畅和舒服。

    他没想到唐宛如都已经结婚四年了,那个地方还那么紧致,让人欲罢不能。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嘘……”就在这时,嫂子竟(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因为,他是一个傻子!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嘶痛痛痛痛痛!!冷淡总裁攻和傲娇医生受面对野兽的时候最忌讳的是站在野兽的身后,使得对方失去了退路这件事情,自己感到受到了极度威胁的野兽将会疯狂的攻击来确保自身的安全,这也是由恐惧害怕的情绪造成的一种极端行为。

  [不可能,这也太直接了,芷汐……]「怎么了拉拉?难道是牧席那个家伙做了什么让妳困扰的事情了吗?」我都痛哭了他还在说完她就喊了一声,让外面的人进来。

  在初三好哥们的欢声笑语中度过了下午。

  白言握紧我的手,他手上的温度让我觉得暖暖的。

  已经凄惨到财政陷入赤字了!冷淡总裁攻和傲娇医生受你......少女脸上的震惊逐渐消失,继而便是深深的痛苦。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噗哈哈哈哈夜歌清见状不免地笑出了声,此时的靳哲煊,这一身的装扮,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称职的家庭妇男的样子。

  但是那个男生可就不一样了,贪婪,犹豫不决,简直是……简直是最好的利用对象不是吗?只要他把那个女生的事给青依一说,我相信青依不会坐视不管的,到时候的话……冷淡总裁攻和傲娇医生受此时雪天跟星野一起坐在长桌靠近门的一端,冬媛一个人坐在中间靠近窗户的一端,她们都在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你说呗,反正不会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

  你该叫我姑姑,她淡淡地说,我是迟勋的妹妹,迟尉的女儿。

  嘿嘿嘿嘿嘿嘿…………也许幸运女神还是眷顾希子的,窗户外面是一条流淌着的小河。

  刚走出教室门口,就听见教室里有人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我站起来,我走。

  小胖子这时挤过来,说:还不是我机智,挖了一个洞,现在我们在地下。

  我都痛哭了他还在听到她说要咬自己时又不免汗颜…… awsl!萌出血了!感觉灵魂深处受到了圣光的净化!冷淡总裁攻和傲娇医生受世界上只有男人能读懂男人,只要我这样去钓凯子,一天少说也可以骗几个男人去宾馆开房,糟了,不好了,越想就越觉得自己的这个计划太牛逼了,让人心动,这个世界上能有谁不喜欢大雕萌妹!而蓝海璃还继续在一旁吹水,哼,没准到时候级长看我太优秀了,又把我调回一班,而且过去就是班长。

  哦~我挠着头,意味深长的回答道。

  生物的肢体就如同日益消耗掉的某些能源,同属不可再生。

  这就是冷暴力吗?卫风还以为这是生气的表现,卫风不喜欢别人是不会和对方说话的。

  这个啊,是隔壁班的,你觉得他很帅?怎么就问他一个,怎么也不采访采访我这个英姿飒爽的少年?一堆同学都抱着教官哭,除了这边树阴底下(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乘凉的5个人。

  刘莫凡答一声好,就奔向第二科研社。

  这小家伙好可爱,雪白色的毛发,圆嘟嘟的头,六根显眼的胡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7069.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7038.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4757.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895.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4057.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5289.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6566.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2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