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酷愛 成人,新手必看

感受到嫂子的小手。

  整个内心都变得激动起来。

  。

  林子惠很惊讶的看着眼前,内心不断地感叹。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的。

  “嫂子,为什么它变得这么这样了,我是不是病了?”陈正假装懵懂的说。

  林子惠笑着说:“你没病,等你明天睡醒,就没事了。

  ”既然嫂子这么说,陈正假装自己没有反应过来。

  低头看到林子惠亲吻了几口。

  一阵麻酥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

  陈正心中有一种冲动,想按住她的脑袋。

  不知道为什么,林子惠的动作戛然而止。

  林子惠懊恼的想,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后,假装很冷静地说:“阿正乖一点,快点睡觉。

  ““不嘛,我很难受。

  “陈正撒着小孩子脾气,内心一点都不像结束。

  特别是看到嫂子情动的笑脸,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一口。

  “阿正,乖,时间不早了,嫂子明天还要上班,你现在乖一点睡觉好不好?“林子惠细声细气的说。

  虽然,和丈夫大吵了一架,但是,她还是做不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并且,林子惠心里很明白,他不想让自己来城里,就是担心自己受到欺负。

  现在冷静下来,想通了,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可是苦了陈正,涨的难受,很想出去冲个冷水澡,降一下自己身上的邪火。

  强忍住内心的舒服,进入睡眠。

  可是,一直处于空窗期的林子惠,被阿正这么一弄以后,睡不着。

  要不是,阿正是自己的小舅子,恐怕……忍不住,林子惠开始自我满足了。

  陈正本来难受的要死,就在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这种声音。

  悄悄地睁开眼睛,看着嫂子的样子,真的美极了。

  虽然自己经常和嫂子一起睡觉看到这一幕,脑子嗡嗡的叫,很想冲上去。

  “阿正……快点……”天呢,难道嫂子安抚自己的时候,想的自己的名字?这种想法深深的刺激了阿正的大脑。

  看来,嫂子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虽然,陈正心里这么邪恶的想着,并没有做出实际行动。

  他很担心嫂子会看出破绽来。

  陈正内心的火苗不断地燃烧,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假装半夜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说:“阿正很难受……。

  ”没有想到,阿正会突然醒过来,有点猝不及防的说:“你怎么醒了,别睁眼。

  ”可是,阿正是一个傻子,怎么可能这么听话。

  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嫂子前面的美好,很委屈的说:“我渴了。

  ”林子惠叹了口气,给陈正倒了水,喂他喝下去后。

  “快点乖乖睡觉。

  ”喝完水的陈正哪里睡得着啊,一直缠着林子惠讲故事,讲了好久才睡。

  次日大清早,就被一阵敲门的声音吵起来了。

  林子惠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往门外走去。

  出去一看,竟然是邻家姐姐刘玉芳过来探望陈正。

  连忙把他邀请进去。

  看着被她收拾的这么干净的物屋子,刘玉芳很羡慕的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干,不过,我都进来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看到阿正?“林子惠小脸一红,有点羞愧的说:“他应该还没有睡醒。

  “刘玉芳笑着说:“阿正在哪里睡得?时间都这么晚了,我过去叫他。

  “说着,也不管林子惠跟自己说什么,就往她前面的房间走过去。

  没想到,推开门的时候,刚好看到阿正赤裸着上半身,正打算穿衣服。

  看到刘玉芳来了的时候,扔下手中的衣服,连忙跑过去,抱着刘玉芳说:“玉芳,你怎么过来,是不是知道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所以,你才过来陪我的?“没等刘玉芳说话,阿正抱着她,狠狠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虽然没有嫂子的甘甜,但好在味道还不错。

  没想到这一幕刚好被林子惠看到了。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到,只是快步的走上前,对着阿正很严肃的说:“以后不能随便亲别人,知道吗?“阿正很委屈的说:“为什么啊?以前的时候,我和玉芳姐姐一起出去玩,她就会偷偷的亲我,我为什么不能亲她?“林子惠义正言辞的说:“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等嫂子说完以后,阿正紧接着摆出一副想要哭的样子。

  刘玉芳连忙走过去,抱着阿正说:“以后你想亲就亲,不要不开心知道吗?”感受到刘玉芳的前面,正在摩擦的自己的身体,阿正禁不住的将身子往前凑了凑,没想到刘玉芳的身材,竟然这么好。

  “我就知道玉芳对我最好了。

  ”阿正假装自己被哄好了。

  看到这一幕,林子惠不知都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有种怪怪的感觉。

  没想到,刘玉芳竟然转过身来,跟嫂子说:“我今天刚好没事,打算带着阿正出去玩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没等林子惠拒绝,听到阿正欢呼雀跃的声音,”好啊,阿正终于不用一个人呆着家里了。

  “林子惠很无奈的点了点头。

  在路上,阿正装傻充愣的捏着刘玉芳的小手,问她是不是要给自己买糖吃。

  刘玉芳挑眉看向他,“阿正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喜欢吃糖吗?“阿正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吃糖糖,但是玉芳的嘴巴好甜,我想再吃一口。

  “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说,弄得刘玉芳哈哈大笑。

  主动靠到阿正的嘴边。

  就在她打算抽身离开的时候,阿正快速的伸出舌头,猝不及防的闯进刘玉芳(啊啊啊好棒)的嘴中。

  看着她吃惊的样子,阿正觉得心里爽极了。

  他想要的就是这种眼神。

  “阿正,你干什么?“挣脱开陈正的束缚,刘玉芳怒气冲冲的说。

  陈正假装伤心的说:“阿正只是想吃糖果,不想干什么,玉芳姐姐为什么要凶我?“把自己说的特别可怜,弄得刘玉芳很烦躁说:“我没有凶你,只不过不能伸舌头,知不知道。

  “没想到,等她说完,陈正竟然哭了起来。

  吓得刘玉芳不知道应该做什么,难道是自己刚才的话,伤到他了?试探性地说:“我让你伸舌头,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是谁!是谁!”“是你爷爷我!”老林一身干净的运动服,挽着袖子像一堵山一样站在阿良的面前。

  幸好他早上不是很放心小娇一个人出门,当然也有舍不得的成分,于是就偷偷的一起跟了出来,要不是他在的话,那岂不是小娇就要被这个瘾君子打了?他的女人也是这种货色随便打的?老林长年锻炼的身体和阿良长年吸毒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就成了鲜明的对比。

  哪怕年龄上面差距了很大,但是在体力上面完全不是对手。

  “混蛋!”阿良想趁着老林看小娇受伤没有的空隙间偷袭老林,可还没挨打老林的衣角,又被老林重重的一脚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杀人了!杀人了!”阿良知道依自己这幅半死不活的身体肯定不是老林的对手,索性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加上刚才被老林打出来的鼻血,这时候看起来还有几分逼真。

  “大家快来看啊,这个老不死的仗着有钱勾引我老婆,睡了我老婆还来打我!苍天啊,快长长眼啊!”老林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恨不得把四周所有人都叫过来的阿良更是觉得恶心。

  “闭嘴!”老林毫不手软,一脚踢在了阿良的肚子上面,又是一声惨叫。

  “你这个老不死的!肯定是你勾引小娇了对不对,你可真的是好意思,那年龄都能当小娇的爸爸了,还睡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人。

  ”阿良打不过,但是嘴快啊。

  一直不干不净的喋喋咻咻的骂着。

  有一种人是你打都打不怕的,脸面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老林慢悠悠的拉了拉裤腿,蹲在了阿良的面前。

  “我告诉你,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能打女人,至于你,在我的眼里已经不是男人了,呸。

  ”一口浓痰吐向阿良,老林头也不回的拉着明显还是惊吓过度的小娇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这种人,你和他啰嗦些什么?他不禁打,空有一张嘴,对骂简直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刚进屋子,小娇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进老林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今天多亏了老林,不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被阿良那个已经丧失了心智的男人打成什么样子。

  从来都没有想过曾经以为彼此相爱的人会有一天对着自己举高了拳头。

  “好了,好了,不哭了,这不是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人欺负你。

  ”老林假意安慰着,大手却一直沿着小娇的背部到臀部来回抚摸着,这种手感和弹性应该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的。

  一边顺着小娇的背帮她舒缓情绪,一边轻飘飘的解开了小娇的纽扣。

  这种时候,老林能想到最直接的安慰就是奉献出自己。

  等两个人纠缠开来已经都到了晚上的时间了,老林心疼小娇,就不让她做饭了,带着她出来吃一顿大餐。

  老林年轻的时候不会浪漫,老了倒是跟着别人学了很多,但是又没有可以一起浪漫的人,这下好了,都对着小娇用了。

  拿起手机定了一家带音乐带红酒的烛光晚餐,今天晚上老林要给小娇一个惊喜的夜晚。

  果不其然,当小娇踏进餐厅里属于他们两个私人包厢时,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老林,你也太浪漫了吧!”涂着鲜艳口红的小娇学着以往在电视上面看到的那样轻轻的将牛排送入口中,看着那小嘴的蠕动,老林觉得他又能想起来小娇在床上的妩媚。

  小娇的一只脚从桌底静悄悄的划过老林的腿一只抵达到双腿之间,摩擦着老林的兄弟,让老林一阵火热。

  一只手捏住这只俏皮的小脚,果然人美,连脚都美,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可以看得清楚玉足上面每一寸的温度。

  “你这个小妖精,我就算载在你手里也值得了。

  ”老林色眯眯的望着咯咯咯坐在自己对面直笑的小娇。

  这个坏丫头,不仅不知道羞,还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老林的下身,这让老林一下子精血上头,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为了避免两个人在餐厅这样的公众场合做出点什么,老林微微坐直了身体,转移话题。

  “小娇,以后阿良那种人渣你就不要和他见面了,至于你父母那边,我都会帮你安排好的。

  ”老林的话让小娇一下子又想到了早上发生的事情,以及那个躺在地上满嘴脏话,自己已经完全陌生的阿良,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起来。

  老林也知道她心情不好,任何人对于感情都有一个过渡期,要是小娇一点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留念,那才让老林觉得小娇是一个冷漠的女人了。

  “老林,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娇呢喃的开了口。

  最早最早的阿良是一个普通却正直善良的少年,他们有过一段单纯美好的时光,如果不是毒品,那么现在的他们恐怕已经结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情了。

  毒品是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陌生的人。

  “小娇,不要去想那么多了,那是他自己选择的,愿意走的路,你没有办法替他去走,以后我来照顾你难道不好?”老林终于直白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当初第一眼就挑中了小娇,不为了别的,就是喜欢这个姑娘,她的脸蛋清纯,身子又丰满,性格也温柔,他老林就是这么肤浅的人,不看你外表的人,也绝对不会想看你的内心。

  老林的话让小娇羞红了脸,虽然老林的年龄各方面都足以做她的爸爸,但是他也在各方面征服了自己。

  “老林,我想我以后就想好好的跟着你过日子成不,你要是不嫌弃我年纪小,我就陪着你。

  ”一只脚还被老林捏在怀里,整个人刚说完,被老林顺势一带,就落入了老林的怀里。

  老林激动的冲着小娇鲜红的小嘴巴猛的亲上两口,想不到他人到中年,桃花运还真的就来了。

  以往好色归好色,但是这会的小娇就真心实意的想跟着自个。

  那以后自己也不能亏待了别人。

  这顿饭就在两个人其乐融融的笑意中吃完了。

  老林和小娇两个人难舍难缠的相拥着回家,一顿饭吃出来的激情已经让两个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进入正题了,但是突然小娇刺耳尖锐的手机铃声很不合适的响了起来。

  老林现在头皮发麻,恨不得把小娇的手机丢的远远的,尽坏事的东西。

  小娇扭着在老林怀里的身体撒着娇。

  “哎呀,让人家把电话接了嘛,你怎么这么急色。

  ”女人永远是这样,嘴巴里面说着不要不好,心里面却是窃喜,代表着自己在男人心里的魅力十分的浓厚,谁会不高兴。

  老林也的确是二十多年没用过枪,一用就上瘾,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在自己的身边,更何况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在小娇的身上,老林感受到了曾几何时年轻气盛的感觉。

  “喂,是谁啊,哎呀,你别闹。

  ”小娇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接了电话。

  “哼!你这个小贱人,在和自己爸爸一般大的人调情也开心的很嘛。

  ”电话那一头传出来阿良阴阳怪气的嘲讽声。

  老林本在乱摸的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和小娇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阿良这种人永远是不知道尽头在哪里的。

  “你今天不是说给我十万块分手的吗?我回去仔细想了想,十万块肯定是不够的,便宜了你和那个老头子,给我二十万,咱们两就断的干干净净的,眼不见心不烦,以后你和那个老不死的怎么鬼混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阿良带着不屑的语气从扩音器中一字不落的传了出来。

  老林气的直哆嗦。

  开玩笑。

  他是老不死?!论体力,论身价,他都比这个阿良好到不知哪里去,除了年纪大了一点,这是他父母给的,他也决定不了,就不吸毒这一点上面他都比阿良好的多。

  吸毒是什么?是个大坑!进去了就出不来的,俗话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多少浪子在毒品的坑里能回头?小娇也知道阿良的话让老林极度的不舒服,扭着小翘臀在老林的怀里蹭了蹭,示意老林不要生气,反正她现在都已经是老林的人了。

  “二十万?这是不可能的,第一我没有,第二就算我有,我也不会给你。

  ”小娇的语气平静。

  她今天已经想通了所有的事情,她没必要还在阿良的身上苦苦挣扎,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就算老林年纪大了,可是对她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呵,不给我?不给我你良心过的去?可别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救的你父母。

  现在是你甩了我,别想摸掉自己的良心债,给我戴了绿帽子,难道不该付出点什么?”阿良已经变得气急败坏,不给钱?煮熟的鸭子飞了?别说二十万,昨天说好的十万都不想给了?这怎么可能。

  “阿良,恋爱是自由的,你不能总是拿我父母的事情来威胁我,你也威胁不到我什么,这么久了,我还为了你偷东西做坏事,就为了满足你吸毒,你不觉得其实是你欠了我很多吗?“小娇心平气和的一点一点和阿良说着,渴望唤醒他最后一丝人性,让大家留一个体面的告别,好聚好散。

  “你在逗我?我欠你的?就你爸妈那两条命,我让你帮我偷点东西度过难关那都是应该的,说句不好听的,连你的命都该是我的,你居然还在这里和我说道理谈条件?我没和你开玩笑,明天必须给我二十万,少一个子都不行,你明天在那个老不死的家里等着我去拿。

  ”阿良的话一字一句的敲进了小娇的心里。

  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没得救了。

  自己还天真的希望彼此都能体面一点的告别。

  “我还是那句话,我一毛钱都没有,还有,我们彻底结束了,朋友都做不成,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说完,小娇就毫不留念的啪嗒一声关掉了手机。

  以前还想为了阿良哭一哭,现在倒是觉得对于这样的人,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已经没有哭的必要了。

  “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老林像是在安慰小娇,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老林把小娇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一点自己能给的保护。

  因为阿良的事情两个人早早的睡了,就连老林这样急色的人都没了什么兴趣,突然意识到两个人要是想继续在一起,前面的路真的难得走,要一起面对很多东西。

  先开始都只是抱着想玩一玩的心态,到现在已经到了退步不可以的地步。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就被啪啪啪的巨大拍门声给吵醒了。

  小娇一脸迷迷糊糊的躺在老林的怀里撒娇,不愿意起床。

  但是老林马上敏感的觉得不对劲,他的家里很少会有人来,因为自从小林有出息后,基本上他已经不和外面的人联系了,而且小林早已经出国了,这个点来的肯定就是昨天吵吵闹闹的阿良。

  老林也不慌不急的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刷了牙洗了把脸,换了身运动服运动鞋去开门。

  等会解决了这个纠缠不休的瘪三,他就要出晨练了,这可是他多年不变的习惯,能够保持这样好的体魄和身材,说到底还是和他的好习惯有关。

  老林一开门果然看到阿良那一张营养不良导致发黄发黑的脸,还没等老林开口,阿良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破口大骂,一头撞开老林冲了进来。

  “告诉你,死老头,今天无论如何你和那个小贱人都要把二十万快钱给我!”阿良这几天早就已经被毒瘾逼的没有办法了,走投无路都想要去抢劫,要不是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没办法了,压根抢劫不了。

  今天他一定要想办法在老林他们这里搞到二十万,这样的话又能潇洒一阵子了。

  本来还在房间睡觉的小娇模糊之中听到声音,也顾不得什么了,裹着浴巾就冲了出来。

  (爱女狂欢)阿良看见衣冠不整的小娇,又是一阵嘲讽的笑声。

  “就知道你这种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早就背叛了我和这个老头子搞在一起了吧,别说什么和我体面的分手,想因为这个老头子的钱和我分手,没门,今天你们两要不给我二十万,要不我就住在这个屋子里面不走了!”老林靠在大门上面,气极而笑。

  他就猜到是阿良,但是真的没想到他还挺有耐心的,率败不倒,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滚。

  ”“不可能!除非给我二十万。

  ”回应老林的是阿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老林已经彻底失去了和阿良说话的耐心,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揪住阿良的衣服,再一个左勾拳狠狠的打在了阿良的鼻梁上面,再一个抬脚,重重的跺在了阿良的小腿骨上面。

  老林这算是下手轻的了,如果他真的心狠手辣,直接跺在阿良的膝盖骨上面,怕是他这辈子这条腿就废了,到底是做人留一线。

  但是明显阿良不知道天高地厚,已经痛到整个人脸部都变形了,还是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爹骂娘。

  “你最好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二十万肯定是没有的,但是你再不走,我就会选择报警,昨天你和小娇的通话我可是全程录音,要是让警察知道你这样的瘾君子在我这里闹事,后果你自己承担,不进去蹲个两年是不可能的。

  ”老林早就留了一手了,这年头法治社会,谁怕谁。

  更何况年轻的时候他老林可是苦着过来的,搬砖做苦力,别的不敢说,光说力气,一个人打像阿良这样的小辈几个都可以。

  说归说,老林像是还想要刺激阿良一样,完全不顾躺在地上的他,走到了小娇的身边。

  小娇身边仅仅只是裹了一条浴巾,大部分的肌肤裸露在外面,老林粗糙的手掌就在小娇光滑的肌肤上面来回的游走,像是享受又像是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手掌顺着小娇丰满的山峰,丝毫不知道羞的摸到了小娇的翘臀和幽深的山林之间。

  小娇羞红了脸,但是还是没有推开老林,欲拒还迎的靠在了老林的肩膀上面,轻轻的哼着。

  “狗男女!”阿良实在受不了刺激大吼出声。

  

真是富有现代感的建筑啊。

  我们在公园椅子上抱着做有什么区别! 阁下…平时裸睡的…陨低声说了一句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使得呼吸不那么急促,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相亲对象是女神gl百度云身高没有变化,齐耳的短发已经长至脚裸,双脚悬空,一个小小的身影慢慢飘了出来。

  陆黎看着手机,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给魏来。

  那个宫殿的大厅,那个被她所称为家的地方,被厚实的罗幕层层包围着,还是那么暗,那么空寂,没有一丝生机。

  几个护士与夏母都是熟识,不忍心拒绝她,就把倪希明的电话给了她。

  我们在公园椅子上抱着做爷爷凌厉的眼神突然射过来,很有深意的盯着我,我知道爷爷意思是什么,爷爷当初应该想让鹿遥去参军的,可是叔叔和阿姨都给了鹿遥自由,鹿遥也坚定了自己的梦想,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他。

  不过这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这里了,难道不是吗?穆少反握着爱依的手,手慢慢的收紧了,他回忆着那令他撕心裂肺的梦境说:梦里,妳对我说,像我这种即使只有自己也要活下去的卑鄙小人配不上妳……还对我说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然后还直接转身离开了我的世界……与此同时,坐她旁边的人回来了,撑着头,看着苏黛清:我啊?第九名,你怎么不问我?我肯定会全部告诉你,绝不隐瞒。

  我们在公园椅子上抱着做双眼注视着燕译圳。

  别,我和你不一样,你说她不会拒绝,我说的话,他就当是笑话,听一听就完了。

  真是的,把人叫到这里却没有人影在吗你真的不是灵能使?上课时,良太盯着手中的信发呆;其他3个彪形大汉看到自己的同伴被踢得昏死过去了,都气的哇哇爆叫。

  亭儿嘟嘴抱怨道:哎呀,老师为什么一复课就让选择呢选择呢!有点早吧。

  嗯,没有,我没有手机,手机被爸妈收了相亲对象是女神gl百度云一碗饭就这样不知不觉见了底,艾鸢却还意犹未尽似的张了张嘴,等待了许久却还是等不到勺子递到嘴边。

  李华一号不甘心的倒下了,李华②早就跟条死狗似的趴在了草地上。

  我们在公园椅子上抱着做把长枪幻化回来,继续转着圈。

  呃……那个,如果你不想买家具的话也没有关系的,我们现在就回家去就好了,你用我的也是可以的,回头我自己再去买一套就是了,你、你别哭啊……我不住地慌乱起来。

  发现手持三号和二号牌的(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人分别是我和陈思怡,一旁的瑟琳娜惊的连嘴都合不拢了,她瞅着我的眼神,也顿时变得十分的微妙。

  收回前言,调戏对这个变态只是奖赏而已。

  好,累了的话就先回去吧,今天辛苦你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3750.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5717.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1083.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4938.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6037.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1674.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5280.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bracelets.com/twd.aspx?1950.html